媒体新闻

三峡日报专访丨让万物互联护民众安全 访问中关村高端领军人才赵武阳

2018-05-16

记者丨翟雪莲

媒体丨三峡日报

手掌大小的传感器,遇到火灾,第一时间就能远程报警,断电、断网都不受影响。对于传统的消防警报无法联网部署的城中村来说,关键时候能起到救命的作用。

这个创新产品,出自物联网科技企业北京升哲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的创始人兼 CEO,是 33 岁的长阳小伙赵武阳。

图:升哲科技公司创始人赵武阳

一家成立不到 5 年的公司,它的产品和服务已销往全球 65 个国家和地区,合作伙伴包括微软、博世、诺基亚、谷歌、日本住友等诸多世界 500 强公司,被硅谷评论评为“全球成长最快的 50 家高科技公司”之一。

5 月 4 日、5 月 6 日,央视新闻频道推出的“新时代 新青年”特别节目,先后在新闻直播间、新闻联播以北京升哲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 CEO 赵武阳为青年创业典型,进行了报道。

5 月 8 日,本报记者来到北京望京 SOHO,走进这家高科技公司,采访了这位从长阳走出的 33 岁创业家赵武阳。

一起接受采访的,还有公司人工智能负责人五峰小伙陈瀚和品牌负责人李佳锡。

一篇论文激发的创业冲动

赵武阳生长于长阳清江畔,从小喜欢计算机,没事喜欢对电脑进行各种“试验”。

2003 年,赵武阳考入北京一所知名大学。大一时接触到广告行业,一次与日本客户交谈时,赵武阳说某涯社区是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互联网社区。日本客户反问,凭什么这样说?请用你的数据说话。赵武阳愣住了,怎么来证明它是最影响力的呢?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收集了 5 年来官媒对该社区网站的引用,终于给出了让客户信服的数据。在解决这一问题的过程中,赵武阳对广告背后的数据产生了兴趣,是什么激发人点开广告,广告背后的数据到底反映了哪些深层次的原因?

于是,他跟几个朋友组了个小团队,上网查资料、买书学习,了解搜索引擎以及数据分析系统并开始做一些研发。在与人谈合作时,需要签合同,而当时学校不希望学生创业,于是他选择退学开公司。

2008 年,他再次创业创立了维度数据公司,成为做 DSP 平台的第一批先行者,为当时中国 11 万网站提供数据分析,覆盖 7000 万网民,实现最高 24 小时负载超过 28 亿网页浏览量,拥有了多项获全球专利的技术。

“数据就像石油,进入垄断阶段后,创业公司基本上就没有太大的发展空间。”赵武阳渐渐看到了做大数据的天花板,开始寻找新的领域。

图:升哲科技公司创始人赵武阳

一篇诺基亚研究院网站上公布的有关无线信标广播的论文,引起了赵武阳极大的兴趣。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他将这篇论文反复阅读,思考这项技术如何运用于实践,造福社会,创造价值。读到激动处,他把这项有价值的技术告诉给当时的老板,却被老板一口否定,你少整这些破玩意,不靠谱,诺基亚自己都没整出来。

但赵武阳相信自己的感觉,决定再出发。2013 年,他找到了自己发小和同学袁小飞、赵东炜,成立了北京升哲科技有限公司,开始了第三次创业。

一颗云子展开的漫漫征程

“云子”一词来源于围棋,看上去温润可爱,却可以布下凶猛万分的阵势,赵武阳决定用“云子”概念来作低功耗传感器的开篇布局。

当赵武阳和他的小伙伴完成了“云子”设计图时,发现不少高端传感器零部件在中关村没人能生产。他们只好南下,在深圳通往东莞的公路上,寻着电子产品生产服务商的广告牌,挨家上门找寻愿意生产样机的厂家。

大工厂看不上这样的小单,小工厂又满足不了他们的要求, 敲了上百家厂商的门,也没有人愿意接榜。终于有个勉强答应的,在听说赵武阳极少产量极高质量的要求后,嘲笑赵武阳是个奇葩。

他们守在厂里,跟师傅们一起软磨硬泡半年,终于把“云子”从图纸变成现实。

“云子”直径约象棋大小、手感却如围棋般流畅顺滑。把这个白色小设备贴在商场任何一个角落后,商家就能立刻监测到进入店里的手机设备。当用户授权后台收集其在商场内的活动信息和电商购物记录后,客人什么时间进入了哪个店面、在某个店面前停留了多久等信息,“云子”都能感知到。

图:云子传感器

摇一摇手机,用户就能收到后台送来的电子优惠券,而这个优惠券,一定是最符合他喜好、就近商铺的优惠券。

“云子”一上市,迅速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产品,一下子卖出七八十万台,热销全球 60 多个国家,被英菲尼迪、联合利华等全球巨头争相采购。这一首款产品,也奠定升哲科技在传感器行业的江湖地位。

随着“云子”足迹遍及世界各地,管理问题也随之而来,怎么能掌握这些云子的运行情况。如果一个客户在景区布下了上千枚云子,怎么可以监测出云子是否在正常运行,还是处于没电停运的状态。有没有一种办法把云子自身的信息传输回来?没有。赵武阳提出由公司来解决传感器的通信问题。

在公司内部会议上,当“是否做”的问题被抛出来,大家一下子炸开了锅。投入、风险、时间一系列的困难噼噼啪啪扔了出来,当赵武阳拍板决定做,讨论“如何做”时,现场却鸦雀无声,没有人知道路在何方。

有的工程师认为老板是个疯子,明明是卖包子的,发现蒸包子的蒸笼没有,又开始做蒸笼,蒸笼做好了,发现炉子没有,又要开始做炉子,没完没了。这不仅仅是上千万的投资和时间问题,要命的是,你不知道做不做得出来,极有可能走到最后,一无所获,像是一场科技的豪赌。

但赵武阳决定在这条泥泞的路上死磕下去。除了本身在这领域没有现成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核心技术、关键技术,化缘是化不来的,要靠自己拼搏。这一点赵武阳深有体会。

随着云子的大热,市场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抄袭者,有的甚至只改变颜色照猫画虎,这也倒逼升哲科技要继续创新,做“别人抄不了的东西”。

用“笨办法”——从最基础的理论研究开始,把世界最前沿的论文变成产品。就这样,他们拼命看论文,反反复复研究,这是一个痛苦过程,像一场集体分娩,一年半的时间里,他们几乎天天争吵。无论如何争吵,齐心协力向前走的脚步始终未变。

终于突破了通信基站,产品 α 基站信号覆盖范围半径可达 10 公里,可支持多达千级别数量的网络终端设备,又用了一年半突破了芯片,造出了全球最小的双通道物联网芯片。

“我们从技术出发去做事,根本不计成本,有时甚至还来不及想清楚这项技术究竟会带来些什么价值,但走着走着,你就会收获很多意料不到的惊喜。很多人从价格出发,去计算好成本收益再决定是否去做一件事,这样反而会把创新的思想框定在既定桎梏中。”

果然,惊喜接踵而至:“ 2017 年中国创新创业大赛先进制造业冠军”, “工业设计界奥斯卡”之称的德国红点奖、美国 IDEA 工业设计金奖、德国 iF 设计奖……而赵武阳也在这年底被评为“中关村高端科技领军人才”。

图:荣获 IDEA 金奖的 Alpha 物联网基站,是目前为止物联网行业唯一获此殊荣的物联网产品。

让赵武阳惊喜的是,在中关村管委会和北京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北京这座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首次实现了城市级覆盖。赵武阳的物联网落子天元。 2017 年 11 月 24 日,北京副市长阴和俊站在升哲的云平台前看到了这座城市由“物”发出各种的“信号”。

一次“聊天”开始的资本盛宴

在云子面市不久的一天,赵武阳在微软大楼遇到了诺基亚成长基金大中华区合伙人兼董事长、总经理邓元鋆。

邓元鋆曾是帮助苹果进入中国市场的核心人物,曾代表 3Com 主导了与华为合资公司华三的合并,是小米的早期投资人,更是将诺基亚在中国的手机业务从百分之十几的市场份额提升到超过百分之四十,带领诺基亚中国迎来巅峰时期。

见到赵武阳后,邓元鋆说,什么时候到我那儿去聊聊,赵武阳随口应下来。第二天,他走进会议室才发现,现场坐着六七位诺基亚高层。

“你的计划书呢?” 邓元鋆问。

赵武阳懵了。

“你真的以为我叫你来,是让这六七位老总陪你聊天呐?”

赵武阳这才意识到资本抛来了橄榄枝。原来,邓元鋆看出了赵武阳的云子与他们的论文之间的渊源,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研究成果会被这个年轻小伙运用于实践。

图:美国弗罗里达大西洋大学 MBA 学生考察北京升哲科技。

“我们过去败在了不尊重‘创新’,但我们希望不再在这个问题上输。”为此,邓元鋆 3 次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飞往总部,游说其投资这家刚起步的小公司。

这拉开了升哲科技与资本的共舞。从诺基亚开始,德国博世、日本住友等众多资本纷纷跟投,究竟投了多少,赵武阳讳莫如深。

即使刚刚完成的 C 轮融资,对外也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句“ SENSORO(北京升哲科技有限公司)已完成新一轮融资,本轮融资由百度风投、北极光创投领投,德国罗伯特·博世创投、混沌资本等机构跟投。”网上披露其三轮融资获得 5 亿人民币以上的资金支持,还是该网记者从投资方打听来的。

不谈钱,不差钱,是采访中升哲科技给记者的另一个深刻印象。

对于投资方,最让赵武阳感动的是他们在视野上、在对品牌的经营上、在技术和全球市场上给予升哲竭尽全力的引导和扶持,这是更宝贵的财富。

诺基亚专门安排赵武阳去贝尔实验室学习,聆听世界顶级的科学家工程师的演讲。而微软给全球的技术市场资源支持。

德国博世选择投资升哲的过程,让他感触颇深,他们没有让升哲自己送样品,而是悄悄在网上买了升哲的产品,发回到德国,进行了“解剖”,请自己的专家工程师进行打分,根据分值决定是否投资。而在确定投资后,这些工程师又拿出了近 40 页的整改意见,帮助升哲进一步完善改进产品。

这些世界顶级品牌和百年企业做事情的一丝不苟,对于自己品牌的极致追求,对世界发展的战略眼光都深深地打动着赵武阳。

一个神奇老板凝聚的顶级团队

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这是赵武阳最深切的体会。

陈瀚所带的技术团队集中了一大批来自网易、微软、华为、爱立信等企业的顶尖人才,其中包括多名国家重点实验室通信领域的博士与资深专家。

一些人身价都在年薪百万以上,陈瀚坦言,他的团队里很多人年薪都比自己高。“这些人从不缺工作,只要在市面上一出现这样的人才,瞬间被秒走,他们都是各个科技公司争抢的战略资源,有的大公司宁可花高价把这些人才储备养着,生怕放虎归山,投入了‘敌营’。”

图:人工智能负责人陈瀚手握全球最小的双通道物联网芯片。

发现这些“宝贝”不容易,带领这样的“宝贝”去“打仗”更不容易。“只要不高兴,他们转身就可以走人,周围有多少猎头准备伺机而动。”

赵武阳是如何带领这群牛人团队?赵武阳的办公桌已经给了一个答案。

办公室、老板桌这些中外公司的标配,赵武阳都没有,甚至连个单独的玻璃小格子间也没有,赵武阳的办公桌正对公司大门,来来往往的人一进门就可以看到,快递小哥送快件经常将这里当作前台。

图:赵武阳的办公桌

“没办法,分位置的时候,我出差,等我回来就剩下这地了。”赵武阳苦笑道。“就算不搞个办公室,也可以弄个老板桌啊,又不差这几个钱?”记者问道。

“那是作死,那样的做法不可取。”赵武阳说,在科技型创业公司,老板将自己与员工是否隔离开,会决定公司的死生存亡。

5 月 8 日凌晨 4 点,赵武阳刚结束一天的工作,上午 11 点,他又出现在办公室。睡觉在他看来是一种浪费时间。“他太拼了,我们看着他这样,觉得不努力就不好意思。”李佳锡说。在赵武阳的带动下,这些牛人们工作起来也是蛮拼的,有的早上 5 点半就起来看论文。

“其实,大家只要认同了公司的方向和价值,就根本不用你去操心别的了,这就是牛人的好处。”

如今,升哲科技的团队成员过百人,平均年龄 28 岁,70% 为研发人员。而赵武阳这位 CEO,在团队的角色,可谓上得厅堂——可以在各种大赛 PK 中即兴演讲,侃侃而谈,现场征服评委;下得市场——陪自己的销售人员扫街跑客户;既可以与微软、诺基亚等高层老总坐道论未来,也会在年终叮嘱员工给一直跑自己公司业务的快递小哥送上一份贴心的小礼物。

相关文章